阿牛阿樟回家記

阿牛阿樟回家記

阿牛阿樟回家記


浮世紅塵

巍峨堂前璧欄處
笑看紅塵貪嗔痴

大地母親啊!
假如妳認為我仍尚無知、懵懂、未明,請妳打開我的心智靈窗,請妳讓我重新認清、見識、理明。
祈願,容我以潔淨的靈,重返生命最純、最真、最潔淨的本初之境。
在那牛樟古樹的根深處,隱藏著大地母親原生與智慧訊息,那兒充滿原靈的諦聽。

幾十年來,大地園丁們深入原鄉,接近大自然原生的生活,遠離朝九晚五與無盡飽受金錢矇蔽的歲月,大地母親要大地園丁們在此靜觀省思,想想那期待晨曦垂落湖泊的露珠兒… …當下心情!
陽光熱情的探索著整個原鄉林蔭,彷似一層結界般的守護著每一潛藏其中的靈。
風悄悄吹過間隙,讓昨夜雨後的大地欣然回春,花兒一朵朵開放,生命的春天也跟著而來!


曾經擁有的家園
遙遠的傳說,
曾經倘佯在蓬萊世紀大自然深處的牛樟樹群(台灣牛樟為樟科樟屬下的一個種。小枝光滑;芽鱗外面被淡褐色毛。葉互生,闊卵形、卵形或橢圓形,下表面光滑,葉脈羽狀。果扁到圓錐形或圓球形),他們遍佈台灣全島中低海拔200~1,500公尺闊葉林中生長(尤其是玉山、阿里山,以及花蓮、台東等雲深不知處的高山故鄉最具遠名),是台灣特有的原生物種。
這裡,是牛樟樹們曾經的樂活家園。


千年風情
幾千年來,
他提供著來往原鄉路過陌生人們在綠蔭樹下歇息嬉戲,這群靈氣濃郁的老牛樟樹,人們無法探究他究竟有多大歲數,總之人們都以其碩大如牛的軀體尊稱他為……………牛樟爺爺


潛隱原鄉的大地精靈

不知是原生的祝福
還是老天的惡作劇

有一天,經由風鳥機緣,為牛樟爺爺帶來一份過多的溫柔(牛樟芝菌) ,本是美意,也算奇蹟,卻因此而為他們帶來抄家滅族慘劇。
初始,人類尚未明白他的存在用途,有一群路過的原住民族人在巡山訪勝間無意發現附著在那近千年碩大軀體上的靈芝而讚嘆不已,也因而招引來更多無數有心無心、有意無意的探索者……… ……… 人類!

這是甚麼?有甚麼用途?俱備產業價值嗎?台灣牛樟,因為他的特殊體質而讓曾經藉以與之共生的菌株借氣依息油然而生,在天地無私的循環裡,漸漸長成為遠近知名且妙善廣傳的仙品美名……… ……… 牛樟芝。

古老牛樟的原生心情

通天地之靈
台灣牛樟,本就因質優香氣而被用以雕刻神佛為名,是一尊天敬地的特殊選項得人所依重,牛樟芝也在神巫的祝禱中廣被用以療癒及保護族人身心而專用,隨著美名遠播與其他外來人類需求日增,最後在人們的過度貪婪需索中而被整個深入原鄉的濫砍濫伐給消跡殆盡。

貫身心之氣
台灣牛樟樹因其獨特的質地與得以生長牛樟芝而廣受保健族群之喜愛,也因牛樟芝的珍貴與稀有而浩劫。

台灣已成牛樟鬼域
在人性低落的歲月裡,從一株牛樟芝菌飄逸前來開始,這天造地設的絕佳緣結,牛樟芝菌在牛樟樹幹棲息、生長。一朵朵牛樟芝帶給牛樟異於原生的讚譽,也為牛樟帶來肢離斷頭的殺身之禍。

我們聽到大地母親尋找子孫的沉痛哀號,就在那人為結界的太平間裡,一塊塊被肢解的牛樟屍骸,重複的一再被植菌、被噴灑營養液,一塊塊屍斑,人們稱它為原生養殖的子實體樟芝。從牛樟芝萃取中轉化成珍貴的養生膠囊、滴丸、精油、藥酒與化妝品,與眾有緣緣結。
它被無限誇大,它被過度歌頌,因為它的再利用價值已勝過它存有的意義,所以,哪怕只剩下了無用處的屍骨(那被抽精喪魂)也被用來滿足人類無盡的貪婪。

人造牛樟太平間

就算原生於台灣野山的牛樟樹早已被盜伐盜採殆盡,貪婪的商人早已從地球村各地原鄉(諸如婆羅洲雨林區帶回貌合神離的遠房表親--- 馬來西亞與印尼之樟樹)充斥。

市面上,沒有人了解裡中真假,只知道……這世上原生家族(無論是台灣野生樟芝,或台灣原生牛樟樹椴木所培育之人為太平間之成果)的存有已供過於求,子實體與菌絲體交相利用,只因它值得;更遑論來自世界各地假牛樟椴木之充塞了?

人造 牛樟VIP級太平間



大地母親的吶喊
那一天,大地園丁走入大地母親結界,彷彿聽到大地母親對他說:“好久了,祂有一對雙胞胎兒子好像走失了,我好幾次回到那原鄉深處一直尋找他們,卻始終找不到,祂希望所有的親朋好友(這包括住在大地球村家人們的你我)若有看見,請告訴他們,大地母親非常想念他們。”

大地母親告訴大地園丁說:“他倆的名字很好記,一個叫阿牛,一個叫阿樟,這倆小孩從小就充滿異能,雖然有些調皮,但蒙蓬萊大神幻化教養,也賜予了許多仙方妙藥。以前,常有居住於大山附近之化民前來問診,他倆都盡情接待,也贈送前來之人些許仙品,難道他倆因此惹了禍? ”

大地園丁聽到了大地母親的呼喚,明白了大地母親的心情,也一直幫忙前往人類結界協尋,聽說有人看到他倆被邀去坊間問診。大地園丁也前往浮世紅塵一探究竟,世間確實豎立了許多專屬他們的招牌(樟芝堂、菌芝堂、仙芝館…)等,然而,就是一直無法得見他倆兄弟的身影。

最後終於得知……牛樟他倆兄弟的好,為人所知、為人所用,緣人所求,卻也因而害了自己。

重生家園
大地園丁跑遍了原鄉遍野,已不太能再見他們倆壯碩的身影,再也聽不到他們倆爽朗豪邁的笑聲。
天仍然淒涼,地依昔荒蕪,就算找到一處人性潛藏靈犀境(十二月花村馴化園區),那兒,大地園丁發現可以復甦他倆兄弟的原生身影,復育他們的苗。

然而,大地園丁仍不知要如何告訴大地母親,總是先把他倆兄弟返樸歸真的苗帶回他們原來的故鄉。

走入台灣原鄉……隱約的又聽到大地母親的呼喚……
“阿牛啊!……阿樟啊!……阿檜啊!……阿楠啊!……阿櫸啊!……唉,怎麼連那樹豆小姑娘也不見了呢? ”

大地園丁無語,也不知要如何回應,只有趁著晨曦未透,將阿牛阿樟們帶回那原生的家園,帶回那大地母親結界深處,那人跡罕處,不再被人們所再次侵犯的地方。


淡品孤寂
如今的台灣,整個原鄉深處已難得再找尋得到他們的蹤影,在這原屬牛樟樹族群的棲息地已只能遙望空曠的人為結界……淡品孤寂。

牛樟,
一段錯誤的人天恩怨在上天的祝福裡,牛樟多麼與眾不同的存在人為的貪婪中,牛樟多麼悲情的逃難殘存著人類世紀,我執(人性未明的堅持)我聞(在你知我知他知的歲月流淌中,人類一再依序自我潛在的迷戀傷害了與之共存的任何因緣,更在因業緣結裡享受著無可釋捨的貪得無厭)一直顛覆著與之有緣的生命假相。

如何讓台灣再度成為牛樟的故鄉?
如何讓阿牛阿樟再度回到它原來的故鄉,
重新回到大地母親懷抱,重新展現它那原生笑容。
這才是十二月花村大地園丁的期盼。


原鄉圓夢-回歸重生
在此回溯的過程裡,大地園丁們默默地陪伴台灣原生牛樟重生,十二月花村專業團隊們,走入早已被侵犯癱倒的曾經存有的殘存巨大牛樟樹幹處,取其株菌,再回到實驗室內育種培苗,有幸的讓本已逐漸絕種的在地物種回歸重新繁衍的可能。讓阿牛阿樟步出實驗室,在馴化區熟成,然後覓尋適合它們回歸的原生生態環境復育,經由專業團隊從旁協助(諸如面對每一不同在地的經緯度、高度、乾濕度、土壤之成長環境以及各種不同的病蟲害與菌群的護衛調適),讓阿牛阿樟們能健康的重新面對自己。

台灣牛樟樹植菌、育苗、馴化、回歸之學術技藝團隊已然成形,走入原鄉馴化與復甦社福團體亦也陸續相繼投入原鄉回歸成果,正式啟動「十二月花村阿牛阿樟回家記」之原鄉圓夢善循環模式。

大地園丁團隊前往高山採集原生台灣牛樟母樹芽點



實驗室的青春

一處寧靜實驗室裡,有一群大地園丁們正默默地將一株株成長於無菌器皿裡的台灣原生牛樟樹苗培育,一直到體形長大到約5~7公分左右(是牛樟樹苗組織培養可出脫器皿而移植至土壤環境培育之最佳時機),此時,稚嫩的阿牛與阿樟不時地伸展著他們翠綠的莖葉,揮舞著他們的青春,他們正是從原鄉深處母樹體處取回來育成的第一批牛樟幹細胞幼苗,這一對來自原鄉的調皮兄弟……阿牛與阿樟,
從他們進入實驗室以來,透過一連串的專業技術大地園丁們培育發芽至今……研發團隊們以實生苗的方式保留著母株的原生基因優勢而留存形成,就是台灣原生家園回歸之阿牛與阿樟的由來。

少數逃匿得過人類貪婪而幸存的台灣原生老牛樟樹



牡丹馴化籌備園區
一般而言,阿牛與阿樟的原生幹細胞幼苗從廣受破壞的原鄉,進入實驗室培育到即將被保護移植往未來復甦「牡丹鄉石門部落」,
那裡是一寧靜的小山坡,一處接近阿牛與阿樟原生棲息地的原生環境,大地母親的靈正在那裡等候他們的到來,將會帶來許多來自遙遠古老故鄉的訊息,雖然,一直以來,他們仍不知自己來自何處?
但是,他們已經慢慢地適應未來,並愉悅的做好自己。
牡丹鄉阿牛阿樟馴化預定籌備園區


大地園丁心情
阿牛與阿樟原本不知道自己是一棵樹,一棵可以存活百千年的巨木,他們以為自己只是一抹翠綠的苗,也不知為何須要如此折騰的被馴化再回歸自己,原來他們身受著台灣牛樟家族未來延續的使命,這一切都是要讓他們逐漸適應未來返回原鄉原始環境生活的一切而準備。
培植他們並將籌備將他們移植到此的大地園丁們告訴阿牛與阿樟説……他們的名字叫原生台灣牛樟。
阿牛阿樟本是一體,他們的故鄉不只是這牡丹部落,而是來自海拔200 公尺到1,500公尺以上的遙遠深山幽境,他們是由大地園丁們將原存活於已有上千年的少數殘存的牛樟母樹身上複製移植而來的幼小生靈,因為他們總是充滿野性,在這近乎人類所規劃的世紀裡很難生養,所以必須先行在此讓他們接受馴化過程來用以適應未來原鄉家園的原生世紀。


阿牛阿樟心情
我是誰?
我來自何方?
所謂的我……究竟是何?

在這懵懂的歲月裡,
他們從深山的原生母株身上
被移植到實驗室再輾轉化生,
他們一直以為自己原是生於斯、長於此……?
存在蓬萊世紀當下,機緣四起,阿牛與阿樟他們相信,相信自己就是來自那蓬萊大神的造就與化育,一切都是蓬萊大地母親賜予,一切都是圓滿台灣原生存有之唯一。

他們或許完全無法了解自己太多……
但是,他們已經重新備全,只等待那善有緣的連結再起。


一道人類與牛樟的對話
牛樟棲息地的復甦
面對天與地的呼應
生之為人,是否了解甚麼是為人之道?
生之為樹,可知何為大地復甦之意義?
生為蜜蜂、蝴蝶、鳥兒、青蛙、蚯蚓,是否明白萬物共生依存的融合道理?

在這裡,空氣裡濔漫著牛樟特殊的香味,來到這裡,風兒知道、雨兒明白……
這裡有潛藏著億萬年不變的蓬萊氣息,幾億萬年過去,花兒依舊迎風搖曳,園庭子裡的身影飄逸,這裡,曾經是阿牛阿樟歌詠與逐夢的園地。

大地園丁們啟動永續回歸的心情,重新讓生命的愛與大地友善緣結。


靈的覺醒
許多回歸原鄉的心情,告訴有緣說:栽種牛樟是一富裕原鄉產業;因為從種下2 ~ 3年即可收成枝葉(製作成牛樟樹葉茶與精油),到8 年以後就可以砍斷牛樟樹來製造「人造牛樟椴木太平間」植菌,回收可觀,這是一般民間廣種牛樟的目的所在;他們不會以阿牛阿樟的心情為主,只是反應人間慈悲菩提的福報因循。然而,十二月花村從未站在如何消費牛樟為導向,也一直無法感受與明白世人喜悅之其中道理。

十二月花村大地園丁們,以「阿牛阿樟回家記」來安撫大地母親心情,藉由動植物生態之棲息地復甦來啟動大地回春的食養安居規劃,只願讓馴化適應後阿牛阿樟潛隱回歸自在家園,讓他們的蹤影消失在人們足跡與視野難以輕易搜尋的野境,願阿牛阿樟會是台灣三五百年後下一代子子孫孫踏踩青春的樂活家園。


捨下的我–原鄉大使
原鄉愛心天使
台灣原生種牛樟樹回家,由十二月花村原鄉關懷中心負責企劃與執行,並聯合國內基金會、北科大等學術單位、教會、佛道宮廟,以及社福企業等民間公益組織,聯合行動。

我們以牛樟樹最容屬它自我的驕傲圓滿,讓不輸給牛樟芝的替代性需求轉變人類對牛樟樹長期以來錯誤的見解,讓人類學習如何與台灣原生牛樟共生並榮的創造永續傳承生命意義。

由專業育種(千年牛樟樹DNA孢子),培育,訓化一期二期,最終野放山林,讓原生種牛樟樹回歸大地母親的懷抱。原鄉守護志工,將擔任守護的職責,我們堅持不砍樹的基礎下,將專業技轉輔導原鄉,營造清富祥和社會。
建設~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的大同世界。


創建原鄉圓夢的未來
透過回歸原鄉原住民擔任大地園丁志工,進行牛樟樹林的造林與維護,締造富裕原鄉的「阿牛阿樟家園回歸」之經濟產業理想。

十二月花村在原鄉復育造林牛樟樹林後,除了牛樟樹及樹下的百花百蔬百果產業經濟發展(產品化、產業化、市場化)外,更盼望能夠恢復原鄉生態,以文化創意為根基,佐以在地原鄉文化為背景,帶動原鄉的觀光休閒與原鄉文化創意產業,融和原鄉當地的社區與住居特色,讓整個原鄉部落變成是一個富裕、就業、安家與安養的牛樟生態特色創意城鄉。


前世今生  原鄉人
猶記三十年前那天
一道稚嫩的心情走入五里霧他鄉
一份茫然卻充满青春洋溢的無知
挾帶著無量的激情來到
原鄉也以它過多的包容擁抱前來迷情
彷佛千年前的邀約
一片森林
一群人
一份邂逅
讓不可能的陌生釋然
一切就像前世今生緣定

天地等人
人尋天地
瞬間時空起了生命的綠
静謐心靈
衝破貪婪迷境
正待遭受破壞的大地
在人性的心田裡復甦
一群潔淨的靈
走入裡中
淡淡的來
淡淡的去
不為任何
只爲内心未央 曾經


心情回朔
走入原鄉
在蜿蜒的溪流畔
小草告訴園丁們
花草只緣潤雨露
不與時人沾風流
摘採富貴榮華處
莫如野境自在活

大地園丁細聽後,
拜別小草,繼續走向那十里霧的他鄉……